Shopping cart

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曾帆祥师傅自传

英文名称:Chin Fan Siong / Sam F.S. Chin
中文名称:曾帆祥
出生日期:1954年8月1日

曾帆祥师傅是已故意力拳创立人及师袓曾力强长子。他生于传统中国- 马来西亚武术世家,一生致力于意力拳拳艺的传承。

师傅年轻时己経在马来西亚雪兰莪州一个擂台赛上充分证实了意力拳的技撃优越性。为了避免与师兄弟同台竞技,他越级挑战,虽然体重比对手轻得多,仍然赢得了超重量级冠军的荣耀。

师傅在澳大利亚授拳后,决定移民美国。来没后,整整十年,他在纽约卡玫尔着名的庄严寺工作和传授武术。在寺院环境下日夕与佛学法师和大德们直接交流下,师傅很快就将佛法融汇在他的拳艺中。在庄严寺,对师傅影响甚深的有继如法师,显明老和尚, Achan Tong 法师,和陈瑞腾居士。最重要的突破是在师傅参加由泰国法师 Achan Tong 主持的动中禅活动中领悟到。由此,师傅掌握到观察心灵和身体不断变化的能力,体现及领悟到简洁和起源的法则。这开始了他对“中道”的深究,后来成为意力拳之道(路),并最终导致“中心道”在2016 年之创立。由于有着这透切清晰了解,他将禅宗哲学引进他家传之术。师傅开始去芜存青,统一原理,进一步明确地找出人体力学,感官体验,与及心智意识的关系。

在此期间,师傅与父亲一起研究,进一步加深了对拳艺的认识。他们一起发掘出拳术的基本原则,将训练过程标准化,创造了二十一式,蝴蝶掌两个套路和基础训练。由于这些努力,师傅在42岁时赢得了他的父亲的确认和整个意力拳系统的传承,并获得了大师和意力拳共同创立人的称号。

虽然一些祖师曾力强的前期学生仍然练习早期的意力拳,父子俩己不断发展和完善家传之术。在祖师故世后,师傅是唯一仍然在发展及整理意力拳系统的现存大师。

2009年8月,师傅55岁时正式由他父亲任名为意力拳掌门人。在庄严寺时,师傅已经将静观修练融合到意力拳的课程内。由于静观修练在拳术练习内越加重要,它最终由作为修练武术的工具变为武术作为静观修练的工具。很明显地,在现在2016年,透过武术练习作为静观训练的方法已经发展成一个完整的学科。这引致师傅发现,命名和定义他的中心道。

中心道奌出师傅曾帆祥拳学系统最核心心法。中心道是学习和培养拳艺的道路,同时也是师傅对人体运动和自然法则最基本原理的理解。中是中间,心是心法和了解,道是道路。师傅经常强调“道路”在学习他家传之术的高深境界的重要性。他最最关注的是要确保将耒世世代代的学生若是遵循着这个“道路”都能够达到“最高境界”。正正是这种热枕,使他创立中心道以强调“道路”本身的重要性。
师傅和他的妻子一起现居于纽约欢乐谷。他不断地在世界各地的研讨会里继续着对他的武学的传承。
曾帆祥采访
1992年到纽约的一个寺院工作,做些什么工作?如何受到佛教文学和禅定哲学的启发?这些启发如何转化到意力拳法中?
1992 年到纽约庄严寺当打扎,师父们需要我干什么就什么。譬如说,冬天需要一早上山产雪开路,剪草,当时机,活动时搭帐篷,搬东西,荣幸的是我也有机会制造佛菩萨像。那里的大佛莲花和脚的模型也是我帮忙做的。那唐朝的千年老观音我也有帮忙补修。而师父们也知道我以前是厨师,所以有活动时也会变回厨师的身份,一下做几百个人的饭。
在寺庙里有世界各地的大法师来弘法,我有空时就会在一旁聆听。我从小就喜欢打坐,所以有一次得知有位泰国静坐大师父来教动中禅,我也去参加了。
“动中禅的原理,是依据佛陀在《大念住经》中所说的:
「比丘于行时,了知:我在行。
于住时,了知:我在住。
于坐时,了知:我在坐。
于卧时,了知:我在卧。
此身置于如何之状态,亦如其状态而了知之。」
此段经文的意思是说,禅修者在行、住、坐、卧要能够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动作。
在他的课程里我对“意,力,体”有了更深的理解。这对我发展曾家意力拳到世界各地有莫大的关系。因为我对自己的身体和意了解更细腻了,才能创造等级系统。每一级都是我精心设计的,就为了能保证每位学生能完整的学习一步一步的进步。所以说我改良了意力拳。如今的曾家意力拳, 世界各地所认识的曾家意力拳是在1992年我到了庄严寺后学禅修哲理,创造了等级系统,利用科学解释方式教学,才真正的建立起来。
1978年您凭借意力拳获得马来西亚雪兰莪重量级跆拳道冠军,以及在80年代也蝉联了推手冠军。当时和对手比赛过程中的一些交集或有趣的交流故事。
当时年轻,很天真没想那么多就去参加马来西亚雪兰莪重量级华人武术擂台赛。因为我是打重量级的所以一直要等到最后才能出场。等待的感觉是最难受的,而且非常紧张。当我要上台的时候看见我的对手更加紧张了因为他比我大好多呀!不过没办法,已经没后路退了也就硬着头皮上了台。虽然有许多观众观看和我父亲也在擂台下一直的喊不顾比赛一旦开始,一集中注意力我什么都听不见。眼前只看见对手。虽然对手的身各比我大很多可是当我们一碰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站不稳,他出拳打我为什么他会倒退的感觉。那时我就开始没那么紧张了!已经知道我控制力比他强我的中心比他稳。所以我很快的就把他给打倒了。
教外国人武术,对您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怎么克服加强有效沟通?中华文化的禅定哲学对于外国人来说,接受起来是不是困难?他们一般都会怎么表现?
西方文化和我们东方很不一样,他们首先会问问题,他们会要先理解训练些什么,需要明确的方向。在我们东方文化里,传统中国师傅教学生时,学生就会听话一直更从师父的教导。他们遵循指令等等。外国人注重自由思想,大部分都读很多书的,他们会无时无刻的会挑战你所说的。而且现在科技发达,有太多的娱乐活动,电子器的干扰,改变了他们练拳的思想。他们大多数学生来上课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来来去去的快,而不是要来练一身技能的。我们需要给他们一个练习目标,一个自我肯定和挑战的阶段。所以等级系统帮我解决了这问题。学生却是来娱乐也好他们都会来用心听教因为会有考试。
教功夫是需要由师父来传受感觉的而西方人讲究科学问,所以我会时常更我那些大学教授学生,物理治疗师,数学家或研究生的学生讨论我传授给他们的感觉和他们在书本上所认识的解释做对比。我会尽量用科学来解释动作更用法。有了这些科学解释方法便让我更加容易的将我家武术传世界各地。除了应用科学解释字眼,我也会创造意力拳自家的字眼。所有的学生都需要正确的理解,这让我教课时所有的学生都会同步的理解我的意识。
关于禅中哲学的接受性,其实外国人对禅中哲学拼不陌生。许多心里医学都会应用禅中所说的‘当下’哲理来医病人。再说,西方人对哲理研究是非常的开放和接受的。况且禅宗不是佛教不属于信仰。心意合一活在当下就是我们练武需要做到的。所以在我们的等级里会有‘静坐于哲学’这阶段。再说,来学中国武术学生的思想已经是对东方文化带有好奇心和某程度的接受。